查看: 347|回复: 0

【爱媳如梦】(12-1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28 09: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二章 决定
  「讨厌的爸爸,我是你儿媳妇啊,居然还这么欺负人家,真是讨厌死了。」
  舒婷娇声的呢喃着,不满的一把从老苏的手中夺过了他剩余的牌,直接把最
小的一张甩了出来。
  然后,她嘟着可爱的小嘴,把自己手中剩下的牌重重甩在了牌堆里,拿起已
经剪裁好的纸条,用粉红的舌头舔了舔,重重贴在了老苏的脑门上。
  「坏爸爸,这就是你欺负我的惩罚!」
  舒婷站在大炕上,气势汹汹的叉着纤瘦不盈一握的小腰,看向老苏的眼神里
满是挑衅与戏谑。
  老苏的心不争气的狂跳了起来,借着外面明亮的月光,他的眼前再度出现了
自己亡妻的身影。
  在这一刻,他的心里不争气的把舒婷当成了是自己死去三年多的妻子。
  「淑芬,是你吗,你又回来了?」
  老苏喃喃的自语着,看向舒婷的眼神里充满了深深的痴迷。
  他的记忆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时候的妻子,才刚刚嫁给了他,也和现在的
舒婷一样年轻,美丽的就像是一朵正在盛开的白色海棠花,几乎身体的每一寸细
节,都在挑动着他的思念与欲望。
  在这一刻,老苏彻底的忘掉了自己与自己之间的赌博,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
把眼前娇小的身躯抱在怀里,老眼垂泪,情不自禁的吟诵起了一首古诗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
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
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随着他深情的念诵,老苏早已泪流满面,搂着舒婷的手臂,也都快将她勒的
喘不上气来。
  看着公公那深情的眼眸,舒婷的心头不由自主的一阵微颤。
  尽管已经从大学毕业了快三年,但是她的骨子里里面,始终有着一种属于江
南才女的文青范。
  她喜欢那种本身辞藻华美,但是却又让人感觉伤感的文字,喜欢那种只有在
古书中才能够见到的唯美爱情。
  但是,如今老苏的这一番把她误当作是自己亡妻,挖心剖腹深情的告白,让
她在强烈的震惊之余,对于老苏对妻子的这番深情,已然了若于心,继而产生了
深深的感动。
  几乎本能的,她将自己娇小的身躯紧靠在老苏的身上,感受着他有力的双臂
和暖暖的体温。
  时间似乎停滞了下来,雪白的月光,照耀着这对翁媳紧紧相拥的身形,把他
们的影子在墙壁上拉得修长。
  老苏只感觉到自己的胸中有着一股疯狂的火气需要宣泄,直接便将舒婷的娇
躯靠在了墙上,粗糙的大手轻轻握住她粉嫩尖细的下颏,一张长满了胡茬的老脸,
直接对着舒婷的小脸压了上去,干枯的嘴唇,直接印在了她水润粉嫩的娇唇上。
  这些天的老苏,不仅已经戒了烟,特别注意自己的个人卫生,就在刚才,他
还刚刚刷过牙,嘴里还有着薄荷牙膏的清新味。
  感受着老苏那充满男人味的体温,舒婷不自觉的闭紧了双眼,任由老苏的舌
头,泥鳅般的在自己湿润的口腔中探寻着。
  舒婷的嘴里湿润香软,其中带着一股幽幽的清香,让老苏心里的火燃烧的更
加炽烈,忍不住的便抱紧了她的娇躯,粗糙的大手,直接便要顺着她白色羊毛高
领衫的底部探进去。
  感受到了老苏手上的粗糙,舒婷这才从他那深情却又不失疯狂的亲吻中回过
神来,雪白的小手护紧了自己的前胸,阻止了老苏的下一步动作。
  「爸,我是你的儿媳妇,你儿子的老婆啊,你怎么可以……」
  听着舒婷惊慌的声音,尽管心中还有着热烈的火焰,老苏还是有些失望的停
住了手。
  「舒婷,对不起,就在刚才,我把你当成了……」
  看着自己儿媳紧捂胸口,看向自己满是惊慌与嗔怪的目光,老苏连忙把自己
的大手从她的怀里取了出来,声音里充满了歉意。
  「我知道,您是把我当成了婆婆。」
  舒婷的声音很小,俏脸上满是羞红的潮晕,根本不敢去看老苏那饱经沧桑的
老脸。
  「闺女,天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老苏颇为失望的转过脸,看着窗外明亮的月光,背影落在墙上,显得是那般
的孤寂。
  舒婷神色复杂的看了老苏一会,最终还是乖乖的下地穿好了棉拖,低垂着头
走了出去。
  眼见舒婷离开,老苏迫不及待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用手电照着亮,把那本
写满了他欲望与沉沦的硬皮笔记本取了出来,飞快的脱掉衣服钻进被窝,用手电
照着,仔细的查看着笔记本上这么多天来自己留下的文字记录。
  一开始,这些文字的记录,不过是用来记录秀才与自己儿媳的事情,以及通
过秀才的事情,总结出来勾引儿媳的办法。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老苏把自己对舒婷的各种痴恋与想象,都写在了上面,
也彻底的将那本日记,变成了真正的爱媳日志。
  拿起圆珠笔,小心的把今天的每一个细节记录在笔记本上,当写到舒婷在月
光的照耀下,被自己抱在怀里疯狂拥吻的那一段的时候,老苏心里的恶魔已经完
全压制不住,巨大的马屌,霎那间膨胀到了极限。
  老苏把笔记本放在枕头下,棉被踢开一个角,让自己的马屌伸出棉被的外面,
粗糙的老手握紧了马屌。
  想象着舒婷被自己紧紧抱在怀里的情景,老苏就像是发了疯,用力的不断的
上下套弄着巨大的马屌,而他脑海中的情形,也逐渐变成了他本来想做,可是却
慑于这个世界的伦理道德,只能在脑海中想象的情节。
  在他的幻想中,舒婷并没有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更没有提醒他两者的身份,
而是任由他将自己抱在怀里,疯狂的亲吻,揉捏,任由他粗糙的大手,解开自己
隐藏在雪白高领衫下面的乳罩肩带,将两个虽然并不大,但是形状完美,几乎完
全与老苏手掌完全贴合的浑圆握在掌心任意的揉捏。
  而她的小嘴,也并没有离开老苏,情到浓处,反而轻轻的开启了自己紧咬的
贝齿,任由自己粉嫩的香舌与老苏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
  老苏被她游动的嫩舌逗得发狂,颇为粗暴的脱掉了她身上的白色高领衫,粉
红色带有黑色条纹的乳罩。
  尽管并没有亲眼见过舒婷乳头的颜色,但是,老苏却本能的感受到,那一定
是粉红色的,其中含有充足的水分,就像是刚刚从枝头摘下来的两颗樱桃。
  就在老苏准备把舒婷两颗粉樱桃含在口中的那一刻,他猛然间感觉到自己的
脊背一阵发麻,浓郁滚烫的精液,带着浓烈的腥味,不受控制的喷在了他干净的
被褥上,喷的到处都是,更有一些溅在了才刚刚粉刷后不久的墙壁上,在墙上留
下了一道造型相当诡异的湿地图。
  发泄过后的老苏,有些虚弱无力的倒在了凌乱无章的被子上,由于多年没有
做过那种事的关系,他感觉自己最近,似乎能够坚持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特别是在他想象舒婷的时候,总是会在最关键的时刻一泄如注,就连他自己
都在怀疑,是不是因为上了年纪的关系,那里已经开始变得不中用了。
  即便是在想象中,依旧没有和舒婷走到最后的一步,但是,能够放射的这么
爽,还是让老苏感觉到心旷神怡,瘫软在热烘烘的大炕上,不过一会的功夫,就
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他睡的像死猪,但是舒婷却是躺在新买的水床上久久无眠。
  作为一个女人,她今天分明的感受到了老苏对于自己那完全没有办法压抑的
欲火。
  只不过,生性善良的她,对于老苏接二连三冒犯自己的行为,不但没有任何
的责备,心中反而多了一些同情。
  她知道,现在的老人,由于生活条件变好的关系,即便是到了六十岁,七十
岁,依旧也能有着同青年人一样正常的性欲以及对感情的渴望。
  作为子女,舒婷对于自己这么久以来一直忽略老苏的感情暗暗愧疚,为了让
她和丈夫过上好日子,老苏就像是一头老黄牛,默默的为她们不断奉献着,而她
们作为子女的,却是除了向他索取,几乎什么也都没有办法去回报。
  想着想着,舒婷的眼中不由泛起了泪光。
  她在心中暗暗的做出了决定,以后一定要更加关注老苏的生活,要对他更加
无微不至的进行照顾,不管是在生活的各种细节上,还是在对他的情感上。
  这且不算,如果有合适人选的话,她真的不介意帮助老苏物色一位结婚的对
象。
  尽管老人结婚后,很可能会引发很多的家庭争端,但是,舒婷相信只要自己
足够忍让,一定会尽量的把这些矛盾消弭于无形之中的。
  心里打定主意,舒婷这才重新躺在床上,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第十三章 陪伴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翁媳之间的关系,似乎又恢复到了正常。
  但是不管是老苏还是舒婷,心里却都清楚的很,这样的正常,似乎和之前的
所谓正常状态有了本质的不同。
  他们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再去提那天晚上的任何事情,只不过,只要任何明眼
人,只要看到了两人现在的状况,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们之间明显比以前还
要亲近了很多。
  现在的老苏,已经不再是那个一道冬天,就像是冬眠的熊瞎子,只是窝在自
己的家里,除了吃和睡,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老窝颁布的懒虫。
  相反,他就像是一头得了风马风的健壮儿马,带着舒婷不断的忙前忙后,附
近的任何能够游玩的地方,都被他们玩了个遍。
  对于这样的事情,老苏感觉万分的开心,现在的他,似乎又恢复到了年轻的
时候,陪着当时同样和舒婷一样性格活泼,精力也同样旺盛的老妻四处跑,他感
觉到心里都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快乐与温暖。
  与他同样高兴的还有舒婷,对她而言,自己的公公只有常年保持这样的快乐
与节奏,或许才能够真正的战胜因为丧妻而带来的寂寞与孤独。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种欢快的气氛下,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
也不知不觉的又加深了一层,甚至于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就在这个冬天第二场雪下来之前,舒婷却接到了家
里来的电话。
  她的母亲,因为突发脑溢血的关系,现在已经躺在病床上失去了意识,按照
当前的情况来看,现在舒婷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尽快的赶回家里,去见她最后一
面。
  接到噩耗的舒婷哭的稀里哗啦,还是老苏有主见,当晚便在村里找了一辆出
租车,花了足足五百多块钱,把两人直接送去了省城的飞机场,然后又加价买了
去江南的飞机,当天晚上,两人就已经来到了舒婷老家所在的城市。
  这一切,两人似乎都忘了告诉志勇,长久以来的共同生活,已经让他们快要
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舒婷的母亲在见到舒婷之后,当天夜里,便彻底的失去了生命的全部体征。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痛苦,突然
间失去了母亲的舒婷,精神完全的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
  住在家里,不管她看到什么东西,其中都会有自己母亲的影子,沉重的悲痛,
几乎让她已经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明明看着疲倦至极,呵欠连天,但是头一沾
枕头,立刻便会被噩梦惊醒,并且再也难以入睡。
  在这样的痛苦折磨下,舒婷看上去无比憔悴,就连体重,也都足足瘦了两斤
不止。
  在她的身边,现在绝对是两个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把她放在第一位,最
爱她的两个男人,看着舒婷那日渐消瘦的小脸,舒婷的父亲和老苏,每天都坐在
一起摆着象棋,愁眉苦脸的看着对方。
  「亲家,带舒婷走吧,要是真的还让她每天住在这里,我怕……我怕这倔丫
头,会因为伤心和她妈妈一起走了啊。」
  看着已经被老苏逼到了角落的棋局,舒婷的父亲将手中的棋子重重的摔在了
棋盘上。
  「亲家,三年前,我的老妻同样离开了我,所以,我理解你现在的痛苦与孤
寂,在这个时候让舒婷这丫头离开,你怎么办?」
  眼见舒婷父亲悲苦无比的把脸扭到了一边,老苏的声音同样沉重无比。
  从本心里来说,他当然希望把舒婷带回东北,一方面,他能够有效的防止她
睹物思人,而在另外一方面,他的心里,可是对于舒婷还有着属于他的一些不良
的想法呢。
  只是,在这种时候,他始终觉得,自己这样做太自私,也太伤害自己亲家的
感情了,养活了这么多年的姑娘,嫁的那么远,多少年都不回来一回,已经让人
感觉有些不近情理了,而如今,人家的母亲死了,尸骨未寒,就想着把舒婷带走,
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太不近人情了。
  「亲家翁啊,你就别说什么情理不情理,不规矩不规矩的了,我们两口子这
辈子,就只有小婷这一个姑娘,对我们而言,只要她能够过的快乐,我们就算是
死了,也值得!」
  亲家翁的声音里满是痛苦。
  「亲家,别说的那么悲苦,我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的,当年我的老妻淑芬
离开我的时候,我同样觉得自己的天塌了,可是现在时间过去三年,我的日子,
同样过的很快乐。」
  老苏动情的一把握住了亲家公的手,说出来的话语重心长。
  「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回东北,家里的地方大,而且附近的山景也开阔,和
我们去了那边,保准让你乐不思蜀。」
  尽管心里觉得亲家公和自己回去,只会打扰自己和舒婷生活的平静,但是,
在这种情况下,老苏还是不得不对他发出真诚的邀请。
  「不,我不去,这里是我的家,我哪里也都不去。」
  亲家公的声音里带着让人没有办法违拗的倔强。
  「亲家,你也就别安慰我了,我是一位老师,就算没有了妻子,可是我还有
自己的那群学生,还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象棋,这个世界给了我太多的东西,
足够我彻底来抹平心底丧失妻子的创伤。」
  「亲家,委屈你了,真的是太委屈你了。」
  老苏的手再度抓紧了亲家公的手。
  「亲家公,确切的说,是委屈你了才对,舒婷这几天,都已经和我说过了,
志勇这孩子,平日里做生意忙,舒婷这孩子又被我们惯坏了,满身的孩子气,以
后啊,这孩子可就得让你多照顾了。」
  亲家公的声音里满是真诚。
  既然事情已经决定,孙磊自然不好再和亲家公说些什么,又在江南同亲家公
缠绵了两天,便带着舒婷一起坐飞机重新回到了老家。
  当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东北的乡村里面,到处都是袅袅
的炊烟。
  老苏带着失魂落魄的舒婷回了家,手忙脚乱的烧好屋里的锅炉,就开始在堂
屋的大灶上烧晚饭。
  因为悲哀的关系,这几天舒婷的胃口很差,为了让她能够吃的顺口些,老苏
用大米和小米掺和在一起做了粥,炖了酸菜,生怕舒婷吃的不习惯,又去隔壁要
了泡菜和几个咸鸭蛋。
  回到家里,老苏把泡菜盛在小碗里,咸鸭蛋从中间用菜刀剖开,当他把一切
准备好的时候,舒婷已经撑着虚弱的身体站了起来,替他准备把热气腾腾的粥摆
放在了桌上。
  「爸,你吃饭吧,我没胃口,吃不下。」
  舒婷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便准备离开,老苏这一番的辛苦都是为她做的,哪
里又能让她离开,连忙一把把她拉回了炕上。
  「丫头,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饿得慌,你都这么多天没有好
好吃饭了,来,坐在这里,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多吃些。」
  「可是,我真的没胃口……」
  舒婷坐在桌前,痛苦的皱起了眉头。
  「那就让爸来喂你好了。」
  老苏说着话,拿起一只空碗,把滚烫的米粥倒了半碗在空碗里,一边摇晃,
一边用陶瓷的勺子搅拌着,嘴里不断的唱着哄小孩的时候唱的歌谣。
  「热粥热粥你先冷冷,小狗小狗你先等等……」
  看着他摇头晃脑的模样,饶是舒婷心塞到了极点,依旧忍不住捂着可爱的小
嘴发出了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爸,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傻丫头,在爸的心里头,你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能够照顾你,本
来就是爸最大的幸福。」
  老苏一脸深情的看着舒婷,轻轻的摇晃着手里的饭碗。
  看着老苏认真的模样,舒婷忍不住的哽咽了起来,这些天来,她一直都在钻
牛角尖,沉浸在失去了母亲的悲伤中,却忽略了两个最爱她的男人。
  「丫头,吃饭的时候可不许哭,要不然坐住了食可是不得了。」
  老苏颇为惶恐的说着,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手忙脚乱的替她擦起了眼泪。
  「爸,我不哭,饭我自己吃……」
  舒婷有些倔强的想要把饭碗夺下来,老苏却戏谑的笑着带回了自己的怀里,
然后用陶瓷的小勺舀了一口,递到了舒婷的嘴边。
  对于他的温柔,舒婷已经不忍再拒绝,只能乖乖的张开小嘴,任由他把米粥
一口口的喂进自己的嘴里。
  老苏的动作异常温柔,每一口粥,他都会放在自己的嘴里,用来尝试下温度,
直到感觉温度适中,这才会把勺子里的粥喂进舒婷的嘴里,那一丝不苟的模样,
像极了在喂自己宝宝吃饭的母亲。
  只不过,舒婷并不知道,他这样做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在肆无忌惮的享受
着那勺子上属于舒婷独有的味道,这样的喂饭方式,让他有着一种在疯狂同舒婷
亲吻的错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警告:本站收集网址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